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十一章 剑宗的底蕴

第十一章 剑宗的底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细雨如丝,从天而降。
  
  走过了多事之春,天元七年进入了多事之夏。
  
  天地之间,一道雄伟山脉连绵纵横,不可估量长度,犹如巨龙沉睡。
  
  无数道恐怖龙卷接天连地,蔚为壮观。
  
  不时有遁光在这龙卷之中穿行,闪烁。
  
  东域重地,天上玉门关。
  
  一道剑光从天而入。
  
  “哇塞!哇塞!哇塞!”在剑光之中,不时传来带着一股子贼眉鼠眼之味的惊叹声。
  
  “安静些。”一道冷冷的声音传出。
  
  “花花世界迷人眼,鼠爷就是不要脸。”略显贼兮兮的声音再度响起。
  
  陆青山摇了摇头。
  
  对于西鼠大王这股子“活泼劲”,他有时候也是又好气又好笑。
  
  不过,“活泼”些总是好的。
  
  这样,面对生活中的“困难”才能坚强的挺下去。
  
  这般想着,陆青山也就没有再去管犹如初入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般的西鼠大王。
  
  ........
  
  轻车熟路地通过长风大阵以及重重验证,雄伟的玉门关已然是映入眼帘。
  
  陆青山递过自己的身份印记后,便是径直入城。
  
  片刻之后,柳絮阁外。
  
  这是夏道韫于玉门关之中的行宫。
  
  既然来了玉门关,哪有不来和师尊请安的道理?
  
  陆青山难得的在门口停了下来,郑重其事地理了理衣襟,拍了拍衣褶,这才一本正经地传出拜访灵信。
  
  瞬息之后,笼罩在柳絮阁上的阵法光芒散去。
  
  “进来吧。”一道如凤鸣鹤唳般清脆且威严的声音从柳絮阁中传出。
  
  陆青山踏入门中。
  
  柳絮阁大厅内,有微风带着一股暗香徐徐而来。
  
  陆青山深吸了一口,整个人都为之一震。
  
  “嗯?”一声略带惊疑以及一些小小不满的声音传来。
  
  他这才反应过来,在女子的行宫之中做这种动作似乎不是很礼貌,顿时略显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还好,夏道韫并没有深究。
  
  循着香气望去,只见阁内大厅中主座位置,用上好沉香古木雕琢而成的木椅之上,端坐着一名女子。
  
  一袭浅色的天青衣袍,气质超然。
  
  这便是他的师尊,洛神仙子,夏道韫。
  
  “青山见过师尊。”陆青山行了一礼,恭敬道,眼神中却是有诧异的目光闪过。
  
  他隐隐感觉,眼前的夏道韫相比上一回见面,身上多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
  
  这股气息很难形容,但是深沉如渊,无比强大。
  
  而且陆青山还隐隐觉得这道气息有些熟悉,似乎之前在哪里也感受过。
  
  是师尊在最近这段时间里,实力又有所精进了吗?
  
  可是这才过去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师尊刚刚度过六九天劫,又不像他有神通“深蓝”相助,没有理由进境如此之快啊?
  
  陆青山心中还在猜测夏道韫身上这道强大气息的由来,原先呆在陆青山肩膀上,一直是耀武扬威,显得格外嚣张的西鼠大王,此时也早已是蹦了下来,在陆青山的双腿旁,做出一副五体投地的小鼠姿态。
  
  西鼠大王向来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见风使舵的标准骑墙派。
  
  眼前的这位女人,别看长得好看,但若是把她当作花瓶,那必然是脑子让人拿剑劈了。
  
  这可是真女中豪杰,放在它最喜欢看的传记小说里,夏道韫就是传说中的那种不问世事却武功绝顶的真女侠,老妖怪。
  
  而这种老妖怪,只要是把她伺候好了,手指缝中随意露出点好处,都够人受益无穷了。
  
  再说,它最大的倚仗与靠山一直都是陆青山。
  
  但是谁看不出来,在夏道韫面前,即使是潇洒如陆青山,都是乖巧得很。
  
  这是千真万确,不是鼠能得罪的人。
  
  西鼠大王边俯首做低姿态,边在心里想着。
  
  这边,夏道韫听见陆青山请安,反应却是极其不寻常。
  
  她脸色冷冷清清,斜瞥了一眼陆青山,似笑非笑,似有各种风情。
  
  “陆少宗?”只听她说道。
  
  西鼠大王当即再度垂下鼠眼,心中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即使是它,都能听出夏道韫这一句话之中绝对是有大玄妙的。
  
  陆青山咳嗽了一声,有些尴尬道:“师尊你就别取笑我了。”
  
  “怎么,堂堂剑宗少宗,连我这样的一句话都受不住的话,要如何去迎对他人的议论与流言蜚语?”夏道韫清冷道。
  
  “那倒不是这样的,他人是他人,师尊是师尊,”陆青山收敛神色,认真道:“师尊的话,可比所有外人的话加起来都重。”
  
  夏道韫微怔,凤眸直勾勾的看着陆青山俊美无俦的面庞,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皱起的眉头悄然舒展,眉梢间有一道微不可闻的嗔意浮上。
  
  “剑宗少宗不好当,你可知道?”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夏道韫收敛起脸上的似笑非笑,终于正色道。
  
  “这个剑宗少宗,我相信你是有这个能力担任,但是太早了。”
  
  “你应当先拒绝老宗主的,等修为高一些了再说。”
  
  这才是夏道韫之所以有些愠怒的地方。
  
  她觉得陆青山现在就接过剑宗少宗之位,太过冒失与危险。
  
  陆青山点了点头,他明白夏道韫的意思。
  
  夏道韫口中的剑宗不好当,可不是单单指要让剑宗剑修对他心服口服。
  
  ——其实对于这点,夏道韫反而是对自己的弟子有种莫名的自信。
  
  “剑宗是要为人族守边疆,剑宗不倒,玉门关不破,”夏道韫神情郑重道:“所以,你为剑宗少宗的话,剑宗即使要倒,也得是在你身陨之后,这是你的责任。”
  
  “剑宗不倒,玉门关不破”,短短九个字,却是显示出了剑宗无比的决绝。
  
  剑修因为自身强大的攻击力与冲击力,向来是天生的战场冲阵手,是箭头。
  
  而作为剑宗少宗,一旦开战,陆青山更理当身先士卒,冲锋在最前。
  
  可在如此危险的域外战场上,一个化神修士只是一滴渺小的水珠罢了。
  
  在夏道韫看来......
  
  真的太早了。
  
  对于夏道韫的担忧,陆青山也是心知肚明。
  
  他轻声道:“师尊,两族之战是我辈修士不得不面对且无法拒绝的命运,身为剑宗剑修,值此乱世,除了勇敢面对,更是别无他途。”
  
  “没必要的躲避反而会是失了锐气,”他认真道:“剑修,本就该是一往无前的。”
  
  夏道韫看着眼前身姿挺立犹如青松的徒弟,怔了怔,眸光如水波般闪了闪,最后嘴角勾起,轻声道:
  
  “不愧是我的徒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