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全职艺术家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老男孩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老男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为什么陆盛说,这是中洲的战术?
  
  因为这两轮比赛,两位中洲选手竟然纷纷唱起了以“坚持梦想”为主题的励志歌曲!
  
  玩技术……
  
  玩高音……
  
  玩爆发……
  
  两位中洲选手根本不是费扬的对手。
  
  既然和费扬比唱功技巧之类必败无疑,两人干脆唱了两首走心的歌曲。
  
  这就是他们的战术!
  
  要知道这类歌曲往往不怎么注重唱功的发挥,主要还是看歌者的情感表达是否到位。
  
  换言之:
  
  这场要玩走心!
  
  策略很成功,两位中洲歌王的演唱,感动了现场无数观众,也让评委们颇为满意。
  
  更高明的是:
  
  两个中洲歌王不仅避开了费扬的锋芒,同时还把现场气氛给带到那种走心的氛围里。
  
  因为他俩唱的歌曲风格一致,都是走心那一挂。
  
  费扬接下来的演唱,如果是那种很燥的歌,就会显得有些突兀。
  
  偏偏费扬的风格,就是以技巧和爆发为主,带点炫技的元素,比较大开大合。
  
  这一点,陆盛看得出来。
  
  各洲教练组,当然也看得出来。
  
  “有点意思。”
  
  “中洲这两首歌玩的很聪明,风格统一起来,始终让观众和评委处于一个走心的氛围里。”
  
  “扬长避短。”
  
  “应该是提前商量好了。”
  
  “因为比其他的东西他们根本赢不了,费扬的唱功太好了,那只能走感人的路线,避开他的最强项。”
  
  “算是做了个陷阱。”
  
  “接下来费扬的歌曲如果是比较炫技的类型,那就刚好被这种风格克制了。”
  
  “其实克制也是相对而言,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招数未必管用,就看费扬接下来的歌,能不能打破这种走心的氛围了。”
  
  走心的套路,在音乐比赛中很常见。
  
  如果一首歌能够感动到听众,那听众对这首歌就会产生好感,甚至忽略演唱的瑕疵。
  
  况且这两位中洲歌手哪怕玩走心那一套,演唱也没有丝毫瑕疵。
  
  ……
  
  秦洲直播间。
  
  观众们非常担心。
  
  “这两人的歌都很感人啊。”
  
  “现场的气氛完全被他俩把控住了,费扬最后一个出场,反而有些吃亏。”
  
  “是的。”
  
  “费扬的歌曲大多比较燥,在这种氛围里,太燥的歌曲有天然劣势。”
  
  “费歌王应该能行的吧?”
  
  “就看费歌王能不能把气氛拉到自己的歌曲中了。”
  
  “这两人用两首歌的时间来营造出这种气氛,不是那么容易被打破的。”
  
  ……
  
  中洲直播间。
  
  观众有些兴奋。
  
  “我怎么感觉咱们有希望赢?”
  
  “这两位歌王的歌,实在是太感人了!”
  
  “那种坚持梦想就一定会发光的励志已经传达给了观众!”
  
  “太走心了。”
  
  “差点把我听哭了。”
  
  “你们看评委都有些被感动了。”
  
  “正是因为历经磨难,才能获得如今的成功,每一个歌王一路走来都不容易。”
  
  “坚持下去,梦想会自己发光!”
  
  ……
  
  轮到费扬上场了。
  
  站在这一方舞台之上。
  
  费扬感受着现场的气氛,突然梦回当年,他想起了羡鱼,想起了《蒙面歌王》。
  
  走心?
  
  淡化唱功?
  
  靠情感取胜么?
  
  都是羡鱼玩剩下的啊。
  
  如果是参加《蒙面歌王》前,他遇到这种情况,还真不一定招架得住。
  
  而参加完那个比赛,经历过和羡鱼的舞台对决,费扬再看中洲这群对手的招数却只觉得粗糙。
  
  这才哪到哪啊?
  
  当我还是以前的费扬呢?
  
  我治不了羡鱼,还治不了你们?
  
  你们以为现场这种氛围,可以形成一个针对我的陷阱?
  
  我应该感谢你们今天的完美开场,提前帮我铺垫好了舞台氛围。
  
  念及此。
  
  费扬对着工作人员轻轻点头。
  
  舞台大屏幕上,出现了歌曲信息。
  
  歌名:老男孩
  
  作词:羡鱼
  
  作曲:羡鱼
  
  演唱:费扬
  
  出来吧,羡鱼!
  
  前奏的吉他声响起。
  
  ……
  
  秦洲。
  
  看到费扬的决赛歌曲,直播间一阵躁动!
  
  “啊!”
  
  “又是鱼爹的歌!?”
  
  “流行组的决赛歌曲咋都是鱼爹操刀啊!”
  
  “江葵的那场是这样,舒俞的那场也是这样,费歌王的这场还是这样!”
  
  “兄弟们,稳了!”
  
  “鱼爹的决赛歌曲还没输过呢!”
  
  “哈哈哈哈哈,这波啊,这波是大哥和老二联手了!”
  
  “费扬加羡鱼,这样的组合在流行组,应该可以横着走了吧?”
  
  ……
  
  中洲。
  
  俩解说员心态崩了,双目死死盯着歌曲信息!
  
  “糟糕!”
  
  “羡鱼!”
  
  “又是他!”
  
  “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流行组的决赛歌曲都是他写的?”
  
  “秦洲就没有其他会写流行歌的曲爹了吗!?”
  
  “不行我有点晕鱼!”
  
  “这家伙的歌一出来准没好事儿!”
  
  “刚刚舒俞就是唱了羡鱼的歌才拿了冠军!”
  
  “这人怎么感觉无处不在啊!”
  
  “没事的,我就不信这条鱼每次都能赢!”
  
  “要有信心!”
  
  ……
  
  羡鱼两个字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吸引力,牢牢锁住无数观众的目光。
  
  与此同时。
  
  观众的耳边突然响起一道歌声: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啊
  
  到底我该如何表达?
  
  她会接受我吗
  
  也许永远都不会跟她说出那句话
  
  注定我要浪迹天涯
  
  怎么能有牵挂
  
  ……”
  
  这是情歌?
  
  怀念初恋吗?
  
  那岂不是和之前的《后来》一样?
  
  就在观众这么认为的时候,费扬萧索而厚重的音调陡然上提,首次揭开这首歌的主题:
  
  “梦想总是遥不可及
  
  是不是应该放弃
  
  花开花落又是一季
  
  春天啊你在哪里
  
  ……”
  
  不是情歌!
  
  这分明也是一首以“梦想”为主题的作品!
  
  观众感觉无比的意外!
  
  几个评委也不由得眼前一亮!
  
  这决赛可太有意思了,甚至有些戏剧化!
  
  三个决赛选手的作品,竟然不约而同的选择以“梦想”为主题,好像提前商量好了一样!
  
  而就在观众的讶异中。
  
  费扬忽地咬出了两个重音:
  
  “青春——”
  
  这两个字仿佛砸在观众的头顶。
  
  短暂间歇,副歌炸响,落在所有人的心坎:
  
  “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那漫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她来过?”
  
  ……
  
  梦想就一定会实现吗?
  
  寻梦的路,坚持就一定能胜利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