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长得好像我爸爸 > 88、第88章 竖弯钩完结

88、第88章 竖弯钩完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88章竖弯钩完结
  
  姜沅的黑『色』商务保姆车停在楼下,车门开着,戴着墨镜的姜沅一脸煞气地坐在里面。
  
  郭青远一看更紧张了,急忙小跑过去。
  
  刚到跟,姜沅一抬下巴,人高马大的两个保镖一左一后将封承从车上搀扶下来。
  
  人已不省人事了。
  
  郭青当即懵了,惊道:“你他干么了?”
  
  尽管墨镜遮挡了小半张脸,她还是看到姜沅翻了一个白眼。
  
  “给我扣锅,我可么都没干,是他自己找上门的。”
  
  郭青凑到封承跟,闻到浓烈的酒气,这才把“靠姜沅竟然真的他下黑手了怎么办现在改嫁还来得及吗”的念头从脑海踢出去。
  
  “他这是喝了多?”郭青伸手去接人,“他酒量挺好的。”
  
  “也就一缸吧。”姜沅随口轻飘飘地说。
  
  封承没有醉死,大概认出是她,旋即她依靠过来。
  
  郭青一个措手不及,被他七十公斤的重量压得仰面后倒。幸而保镖及时伸出援手,挽救她和封承于危难。
  
  郭青从未见过封承如此醉态,已完全失去动能力,估计连自己的脚在哪儿都找不着了。
  
  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把人扶稳当,呼了口气,忍不住道:
  
  “麻烦你们帮我把他弄上去。”
  
  姜沅在车里冷笑一声,冷酷地拒绝了她的求助:“不帮。”
  
  她的保镖自然全都听她的,面『色』肃穆地站在车旁一动不动,像两个接到指令才会动的机器人。
  
  郭青震惊:“姜小沅,你太不够意思了吧!”
  
  “自己找的男人,自己想办法。”
  
  郭青想拿手指她,但两只手都用来扶封承,完全腾不出来。
  
  于是她用表情表达了自己的鄙视与愤怒:“呸!小气鬼!”
  
  “就小气了怎么样?”姜沅说。
  
  郭青忿忿道:“我给你公发你的丑照!”
  
  “你敢?”
  
  “我怎么不敢?”郭青挺胸。
  
  姜沅看着她,忽然笑起来:“你有他的微信吗?”
  
  郭青沉默三秒钟:“……没有。”
  
  姜沅歪了歪头,右手抬起朝她摆了摆,藏不住的得意:“那拜拜了。”
  
  威胁失败的郭青只好自己扛起封承这个大包袱。
  
  刚要走。
  
  “郭青。”姜沅忽然叫住她。
  
  她从车上走下来,摘了墨镜,走到郭青面,伸手抱住了她。
  
  郭青手上还拖着一个巨大的人形拖油瓶,伸不出手回应。
  
  这个拥抱很短暂,但停留了安静的数秒。
  
  然后姜沅在她背上轻轻拍了两下。
  
  郭青有些茫然,不明白这个拥抱的意义。
  
  姜沅已潇洒地转身上车。
  
  “走了。”
  
  -
  
  扶封承上楼的时候,郭青突然想起最近看的犯罪推小说。
  
  那些杀人犯案之后转移尸体的时候不累吗?
  
  这也太重了吧!
  
  扶封承进电梯就已耗费她一大半力气,满头大汗。
  
  想把封承放到电梯壁上休息一下,但他不听话地自动往下滑。没辙,只好继续让他倚在自己身上。
  
  等电梯的时间变得很漫长,她抬头看数字,忽然,头顶压上一个重物。
  
  ——封承将下巴搁在了她头上。
  
  郭青:“……”
  
  太沉了!
  
  原来人的脑袋这么沉。
  
  她怀疑自己会被压矮至两厘米。
  
  “你能别把你的头放在我头上吗?”她从牙缝挤着说,“我天灵盖快被你戳出个洞了。”
  
  封承喉咙里发出一声类似“嗯”的声音,头上的重量然轻了不。
  
  艹,原来还有意识啊,这不是能自己站吗!干嘛非要压在她身上!
  
  电梯到了九楼,郭青没管封承自己往外走,他像个跟屁虫一样,亦步亦趋地跟着。
  
  郭青开门的时候,他又把脑袋搁在了她头顶。
  
  进了家门,郭青换好拖鞋,发现他靠在玄关没有动。
  
  她踢踢他的脚:“换鞋。”
  
  “头晕。”封承说。
  
  郭青深吸一口气,弯腰帮他把拖鞋换上。
  
  第88章竖弯钩完结
  
  起身后发现酸『奶』和郭小盖都出来了,盯着状态异于平常的封承瞧。
  
  “郭小盖,都几点了你还没去洗澡!”
  
  郭青今天简直一个头三个大,尤其当她开始走动,封承便像个黏在她身上的跟屁虫,走哪儿跟哪儿。一旦郭青停下,他便把自己脑袋放在她头上。
  
  郭小盖今天皮格外厚,眼看郭青气得叉腰了还在好奇地研究封承。
  
  观察片刻,他做出结论,指着封承特开心地喊:“爸爸傻了哈哈哈哈!”
  
  郭青:“……”
  
  这家有一个傻子就够了,真的。
  
  “再不去洗澡,我就你的钢铁侠关到门外,让他在外面睡觉。”郭青恶狠狠地威胁。
  
  “不可以!他自己在外面会很孤单的!”郭小盖了扞卫他的英雄,不得不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不情不愿地去洗澡。
  
  郭青累得口干舌燥,过去倒水,跟屁虫还跟着。
  
  “你干嘛非把你的头放在我的头上?”郭青无语,搞不懂醉鬼的心态。
  
  封承在她头顶含混地回答:“太重了。”
  
  郭青:“……”
  
  你还知道重啊?
  
  郭青喝完水,把他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把人赶进房间洗澡。
  
  封承不大配合,借着自己身体的重量将她压在墙上吻。
  
  “你能去洗澡吗?”
  
  郭青试图推开他。喝醉的人仿佛身体里灌了一顿铁,推都推不动。
  
  封承捧着她的脸,亲了又亲:“你陪我洗?”
  
  “你想得挺。”郭青说。
  
  “那我不洗。”封承跟郭小盖学会了耍赖。
  
  从据说拥有极端洁癖的人,连别人衬衣一天没换都不能忍受的人,现在喝醉了闹脾气,不肯洗澡。
  
  绝了。
  
  放在客厅的手机响了起来。
  
  铃声响了几遍,穿着草莓睡裙的酸『奶』走到郭青卧室门口,往里看了一眼,又看无人会的手机。
  
  她走到桌子,电话断掉又再度响起,房间里的两个大人不知是没听见还是不想会,迟迟没有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