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这糟心的重生 > 番外十九 林爹:元宝纪事

番外十九 林爹:元宝纪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元宝是那种你给他一个基于他能力的目标,他基本都可以做到的人。他在班里成绩一直不错,也交到新朋友,与老师同学都相处融洽。
  旁观来看,是个优点很多的孩子。
  
  这对于元宝并不费力,他有点惬意有点天真的享受着城里的生活。
  因为顺利升入初中,元宝还央着申大哥星期天带大家去吃西餐庆祝。他还没吃过西餐哪,想试试。
  林申一向好性子,便答应下来。
  还元宝第一次去了西餐厅吃西餐。他还特意穿上自己最喜欢的一套小西装,打理的整整齐齐,一家子去吃大餐!
  
  结果……
  颇为失望。
  
  元宝一直都是个时髦的孩子,审美也更偏西化,早几年元宝就不肯让她娘给他做长袍了,他更喜欢西式服装。
  不过,很奇异的,元宝一丁点不喜欢西餐。
  哪怕在如今的京城吃西餐仿佛也是一种代表某种身份的行为,元宝依旧不喜欢。
  
  林申有些意外,“你不一直喜欢偏西式的东西么?”
  元宝说,“以前听人们说西餐如何如何了不起,我还以为多好吃哪,也就这样。”
  元宝得出总结,“我是传统的中国胃。”
  从此,他再不去吃西餐厅了。
  
  他觉着西洋火腿不如清酱肉好吃,面包还不如他娘蒸的馒头香。至于咖啡,那种糊糊的味儿是挺好闻,可也忒苦了点,比茶苦多了。元宝既不喜欢咖啡也不喜欢茶,他喜欢冰淇淋。
  但吃冰淇淋完全不用去西餐厅,东安市场的冰饮店就有的卖。
  
  元宝发展出了许多新爱好,譬如,约着未婚妻去逛东安市场,林行不喜欢逛街,又累又没意思,所以林行很少参加。元宝的兴致比未婚妻臻臻还要高,经常把臻臻逛的两腿发酸,然后俩人去戏园子听戏吃点心。
  这是元宝星期天的活动,偶尔他也会跟着林申去参加沙龙,或者帮着大嫂子招待家里来的客人。
  懂或不懂的听着林申与友人抑或高谈阔论,抑或忧心国事。有时,元宝还能帮着林申的朋友解决一点小问题。
  他就帮人租到一处很合适的宅子。
  包括两边的租金商议,都是元宝帮着谈的。
  
  林申好奇,问元宝,“你怎么知道菊花胡同的宅子的?”
  元宝捣鼓着家里的唱片机,他做研究给拆了,林申让他再原样装回去。元宝说,“咱们隔壁邻居丹丹婶子的娘家弟媳妇的娘家就是菊花胡同的,我去看丹丹婶子家的猫,听她说的。正好赵教授不是找房子么,我就帮着问了问丹丹婶子。”
  
  说来,元宝来京城时间不久,不过,就现在住的胡同儿里,上到八十老太,下到三岁孩童,就没有元宝不熟的。哪家有什么新鲜事,元宝的消息比家里负责采买的老妈子都灵通。
  
  当然,元宝不白帮人,谁要受他帮助,得请他吃冰淇淋才行。
  一度,章氏都担心元宝会吃坏肚子。不过,元宝自己倒无此担忧,他天生好肚子,一天吃一盒,啥事没有。
  
  早晨。
  天蒙蒙亮,外面有一些微微雨雾。
  元宝站在沉沉坠下来的枣树下刷牙,听到门口铃声响,厨房里烧菜的钱妈探出头,元宝朝钱妈摆摆手,钱妈便回厨房继续烧饭去了。元宝吐掉嘴里的漱口水,牙缸在青石台面上一放,他就去门口拿报纸了。
  
  林申有订报纸的习惯,送报员早早送到,林申的习惯是早餐时边用早餐边看报纸,元宝起的早,他也喜欢看报纸,通常报纸一送来,他就先浏览一遍,看看有没有明星的消息。
  元宝喜欢看娱乐新闻。
  
  印刷的油墨味儿淡淡飘散在晨间水雾中,元宝边走边翻报纸,头顶的几个大墨字映入元宝眼帘,元宝“哇!”的一声,握着报纸奔进客厅,大声说,“申大哥申大哥,不好了,大消息!日本军侵占了沈阳!”
  林申一边擦去下巴上的香皂泡一边伸手要报纸,“给我。”
  元宝把报纸递给林申,见申大哥下巴上一条淡淡红线沁出血珠,就知他是刮伤下巴,忙跑去给林申拿药箱。
  
  林申一目十行看完,神色颇为凝重。
  元宝把医药箱递给章氏,章氏拿着手巾,“先擦擦下巴上的血。”
  林申叹口气,擦干净下巴,起身把刮了一半的胡子刮完。
  
  早饭的气氛很严肃,沈阳离京城很远,但是,身为华夏人,看到祖国被侵略,大家的心情都不好受。
  可除了不好受,似乎也做不了别的。
  
  元宝与林行在去上学的路上,就听到报童举着报纸叫卖沈阳被侵占的新闻消息,到学校后,同学们讨论的也是这件事。
  
  元宝对战争没有一丁点的兴趣,他只想安逸轻松的过日子,没想到自己运道这样差,生在这种刀戈四起乱世。
  有同学问到元宝,元宝兴致缺缺。
  就有同学说,“元宝怎么会懂这个,你问他梅先生哪出戏唱的最好,他兴许知道。”
  元宝翻这阴阳怪气的家伙一眼,“你觉着我智商比你低么?我难道不希望国家好吗?我不说话,是因为伤心的都不愿意开口了。沈阳虽然离得远,也是一个很大的地方,如今沈阳被侵略了,那里的人该怎么办?得过什么样的日子,一想起来我心里就很不好受。”
  
  那人叫元宝噎几句,终于闭嘴。
  有另一个同学说,“也不一定。我爸就有日本朋友,我看日本人很和气,也很有礼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