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这糟心的重生 > 笑起来~

笑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北方春节都有早起拜年的习惯,五六点钟就有人开始放鞭炮,林晚照跟刘爱国也早起煮饺子。
  
  三个儿子也都起来了,秦特那屋没动静,林晚照去看了一回,孩子睡的正香,便没叫她。
  
  煮好饺子,三个儿子在客厅给两位老人拜年。
  
  然后就是一家子围桌吃饺子,配着嫩绿的腊八蒜,再来一碗热腾腾的饺子汤,也格外有滋味。
  
  
  
  早饭后,大家就是亲戚间串门子拜年,晚辈们过来一人一个红包,自家人也要出门拜年。林晚照辈份在这里,基本上村里一大家子没有比她辈份再高的,顶多是大伯哥那边的大嫂子,这都是平辈。
  
  林晚照有些担心秦特醒了见不着人害怕,跟刘爱国商量着,她就不出门了,准备好待客的瓜子花生,儿子们出去拜年。
  
  
  
  窗外传来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先是模糊的,好像从更遥远地方传来的渺渺声,这声音逐渐走近,慢慢清晰,过年了啊。
  
  大脑发出这样一声叹息,而后秦特猛的坐起来,习惯性的去摸床头闹钟:几点了!是闹钟没响!还是我没听到闹铃!
  
  伸出的手摸了空,秦特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灰蒙蒙的光线,大床正对的一组六开门的衣柜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她没有反应过来,视线呆滞而机械的移动,从衣柜向南是靠墙的五斗柜,五斗柜旁有些空地,接着是南墙,垂下大幅窗帘,是的,那里有窗。靠着南墙是一张长沙发,沙发前摆着玻璃茶几。
  
  记忆开始复苏。
  
  我昨天在沙发上吃的鸡汤水饺,鸡汤鲜美极了,饺子是猪肉白菜馅,真好吃,吃的好饱。
  
  
  
  此时,秦特才想到,啊,对了,这是姥姥家。
  
  我跑出来了。
  
  姥姥说让我住这里。
  
  姥姥还说,妈妈今天会过来。
  
  
  
  秦特心跳的有些快,妈妈是什么样呢?
  
  好像是个很坏的人,小时候奶奶这样说过。
  
  可姥姥很好,让她住这里,给她饭吃,带她去医院……还,还去了警局。
  
  
  
  昨天,她告了……爸爸。
  
  秦特有些惊惶的缩了缩肩膀,此时才觉得后背一片冰凉。
  
  坐的太久了。
  
  
  
  秦特急忙按亮床头壁灯,她不敢多想告爸爸的事,爸爸会打死她吧。
  
  她得跟紧姥姥,她不能再回爸爸那里去!
  
  
  
  求生的本能让秦特做出这样的决定。
  
  
  
  从床上拿起昨天穿的棉衣,秦特重新套在身上,被子叠整齐,床单四角抻平。对妆台的镜子照了照,秦特没看到梳子,抿了抿耳边碎发,脸颊的红肿好像更明显了,把碎发放下来。秦特侧耳细声外面的声音,感觉很热闹,很多人说话,是妈妈来了吗?
  
  
  
  秦特很想出去,去看看妈妈是什么样的人。
  
  可心里又不住的踟蹰,妈妈也结了婚,继父会喜欢她吗?会接纳她吗?
  
  
  
  门外的热闹声更响亮起来,有人在说,“婶子,那我们就先走了啊。”
  
  “转的差不多了吧。”这是姥姥的声音。
  
  但是什么意思,秦特不明白。
  
  什么叫转的差不多。
  
  
  
  人声脚步声寒暄声渐渐远去,秦特悄悄踱到窗边,揭开一角窗帘,探出一只眼睛,院里的灯都开着,窗外的景象十分清晰,一群穿着各样棉袄、大衣、羽绒服的女人走出门,什么年纪的都有,有头发灰白的,也有四十来岁的,还有年轻的。
  
  她都不认识。
  
  姥姥送她们出门,就一个人回来了。
  
  
  
  啊,不是妈妈。
  
  秦特意识到。
  
  
  
  心里那点踟蹰顷时退散,一丝失落从心底升起。
  
  客人都走了,秦特拉开窗帘,走出房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