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这糟心的重生 > 收房租

收房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晚照早上都吃的少,两个小笼包、半根油条、一碗豆腐脑就足够了。望着老头子埋头吃饭的模样,林晚照眼中露出笑意,苦了一辈子,老东西也该享受享受了。
  
  
  
  “怎么把昨儿剩菜都倒了,又没坏。”刘爱国小笼包醮着醋汁,觉着不大爽,又去厨房揪了头蒜,连醋带蒜就着吃。说起昨晚剩菜的事。
  
  “没坏也不吃了。电视上说吃剩菜得癌症。”。
  
  “胡说,哪儿有不吃剩菜的。以后别倒,我吃。”
  
  “你吃吧,反正我不吃。”
  
  
  
  刘爱国把早餐扫荡干净,林晚照收拾好家里,见他要封火。村里是各家自己装的暖气,每家每户一个大炉子,不是城市的统一供暖。
  
  “别封了,这天一天比一天冷,总封着,屋子更没热乎气。”林晚照看看灶眼,把刘爱国封的炉底用脚打开。
  
  “煤得省着用,过年孩子们回来可得一天一天的烧,孩子们都怕冷。”刘爱国脚抵住炉底的封火门一拉一合,又把开着的炉底关上了。
  
  见他还做孩子们回家过年的美梦,林晚照没说破,“买一千块钱的煤,且够烧。”
  
  “买那多煤做什么?”
  
  “我怕冷,我不省。”
  
  说完这话,林晚照一脚把炉底踢开,戴上旧头巾,围上旧围巾,出门去了。
  
  “这老婆子。”
  
  刘爱国嘀嘀咕咕嘟囔一句,重新把火封好后,去院子外头墙根底下抱了许多树枝进屋,烧炕。别看刘家前几年就盖了四合院的三层楼,那是专门用来出租的,老两口住的是处平房老宅,上年纪了,没盖楼,就六间平房住着,出来进去的也方便。
  
  知道老婆子怕冷,刘爱国舍不得多烧煤,打算把炕烧的暖暖的,整个屋子都暖和,比煤省,树枝子根本不要钱。
  
  
  
  林晚照出去遛达遛达,其实村还是那个村,路还是那个路,老槐树也还是那个老槐树。因为周边工厂多,打工的多,村里几乎家家都建起楼房用于出租。可又是不同的,邻居乡亲都还是年轻的、精神头十足的模样,连村口菜铺里摆着的水灵灵的鲜菜都格外招人喜欢。
  
  以前过年都要提前屯下许多鸡鱼肘肉,现在不用,现在什么都方便,时买时鲜。林晚照踱着步子进去,也不买别的,她也不懂太高级的吃食,就寻常菜呗。新鲜的紫茄子,翠绿的小黄瓜、顶花的嫩丝瓜,各要了一斤。还有笨鸡蛋要了两盘,这种鸡蛋要贵些,以前舍不得吃,如今林晚照都想明白了,也就舍得了。
  
  鲫鱼刺太多,鲤鱼瞧着倒是肥。
  
  菜铺门口鸡笼里两只精神抖擞五彩羽的大公鸡吸引林晚照的注意,林晚照抄着手问店主,“老板,您那鸡怎么卖?”
  
  “老太太您真有眼光,这是今儿一早老家送来的,吃粮食长大的,可不是吃饲料的鸡。就是有点贵,不褪毛二十块一斤。”
  
  林晚照挑了只大的,“给我称称。”
  
  称好后店家帮着褪了鸡毛,洗干净。林晚照又挑了一大把香蕉一大盒草莓一箱砂糖桔一箱矿泉水,结账后让店家一会儿给送家去。
  
  她又去超市给自己和老头子一人买十双棉线织的厚袜子,最后在五粮液和红星二锅头之间犹豫片刻,一狠心,拎着两瓶五粮液回了家。刘爱国不在家,林晚照找出家里电话簿给小姑子家的大伟打电话,这个侄子冬天做煤炭生意,四里八乡烧暖气的煤都是找他买。
  
  林晚照特意说,“给我拉最好的,别弄往年那些个煤熏火燎,能呛死人。”
  
  “那不是您跟我二舅图便宜么。妗子,我得先说啊,好媒可贵。”
  
  “只要煤好,不嫌贵。呛出个好歹来看病不得花钱,我只当省药钱了。”
  
  电话那头儿传来大伟的笑声,“成,明儿一早我就给您送最好的去。”
  
  
  
  该办的事办好,林晚照瞧一眼墙上的挂钟,在院儿里夹道升炭炉支砂锅,准备炖鸡。
  
  这炖鸡啊,得小火慢炖,先葱姜爆香,略略煎过,调入酱汁,用炭炉砂锅,咕嘟咕嘟慢慢闷它一个小时,最后搁点盐调个咸淡,那真是肉酥骨烂,香的不得了。什么电锅炖的,差远了。
  
  没修来孝子贤孙,就得自己心疼自己。
  
  
  
  刘爱国中午回家,屋里瞧着这一堆东西直咂舌,出来跟林晚照屁股后头问,“这是把店趸回来了!怎么买这么多!现在菜不禁放,草莓这玩意儿更金贵,等不到过年就得坏了,多可惜了的。”
  
  旧报纸点火引燃树枝,放些炭进去,很快升好火。砂锅里放油爆香煎鸡块,老两口吃不了一只,先炖半只。鸡块煎到微黄,林晚照一块块捡出来搁盘子里。砂锅底下仍有一层明晃晃的浮油,是先时放的花生油的煎出鸡油,林晚照小半碗酱汁下去,滋拉一声,水雾升腾,酱香扑鼻。矿泉水拧不开,递给刘爱国给拧。林晚照扶着膝盖站起来,“阖着咱俩就不配吃些金贵玩意儿了。你不配我配,那是我买来吃的,你一个都别吃。”
  
  “着什么急哪,这些个水果鲜菜,等孩子们来了再买。”刘爱国把水倒砂锅里,以为林晚照是提前给孩子们预备的,可离孩子们过年回家还有大半月,他怕东西放坏,就嘀咕起来。矿泉水捏的咔拉咔拉响,“怎么还买水?咱家多少水还用不过来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