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十八章听荷小聚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一聊之下才知道,顾维钧的父亲前段时日病重,他是回来探亲的,过两天还得回美国继续念书,可喜的是,如今的顾维钧已经是获得国际法和外交的学士和硕士双学位,可谓精英中的超级精英,陈煊很是为他欢喜,今天是陪严复过来的。
  “我说小师弟,见了以前的同窗就把大家伙给撂一边了,不大好吧?”
  叶仲裕调侃道。
  “老师,复老,希老,学生碰到以前的同窗,有些忘形了,真是失礼了。”
  陈煊赶紧作揖致歉,顾维钧和孙志恒也赶紧表达歉意。
  “真名士自风流,有什么好歉意的,我说小醉鬼,今天准备了什么曲子,上次听你谈了什么‘婚礼’后,老头子可是念念不忘呢,对了复老,你别看这小子鬼头鬼脑,弹的曲子还真不错呢,你一定要听听!”
  袁希涛性格不羁,也调侃起陈煊来,马相伯抚须笑而不语,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观澜兄,弹琴先放一边,可别误了正事,没看到煊小子准备了拜师礼吗,我们两个老家伙就作为观礼人,看煊小子正式拜师吧!”
  马相伯本来是自来不拘小节,不行这一套的,在严复和袁希涛一唱一和的说道下,又看到陈煊诚意满满,于右任和叶仲裕又在一旁煽风点火,于是顺水推舟的答应了下来,陈煊赶忙奉上礼物,跪下叩了三个头就算礼成了。
  这大概也就是这个时代最简单的拜师礼了,而且还是在园子里拜师的,算得上是奇葩中的奇葩,而马相伯严复和袁希涛都没有反对,也就反衬出这个地方主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起码三人对这个地方并不见外。
  “恭喜相老,又收了一位得意门生!想不到我严观澜临离开上海还能碰到这件喜事,当真可喜可贺!”
  众人一起向马相伯和陈煊道喜,又是好一番热闹,一席话听下来,陈煊才了解到原来严复已辞去安徽师范学堂监督一职,将要北上履新,而今晚,正是送别宴。
  众人移步到客厅的矮几后坐下。
  “好了,正事也忙完,煊小子,还不快弹上一曲让大家饱饱耳福!”
  袁希涛也旧事重提了,看来还真喜欢陈煊弹的曲子。
  “有听荷大家在这里,小子哪敢班门弄斧?希老愧煞小子了。”
  “哟呵!还抖起来了,上次你不是还弹过么?拦都拦不住。”
  陈煊闹了个红脸。
  “上次是晚辈喝醉了,以至于在前辈们和听荷大家面前大放厥词,如今想起来还羞愧不已,希老就放过小子吧?”
  “陈先生客气了,听荷哪当的起大家二字,只不过是长辈们抬爱,上次听过陈先生的曲子,听荷也是钦佩不已,盼着还能聆听陈先生的大作呢!”
  一个悦耳的声音如清风一般掠过陈煊的心里,抬头一看,典雅清丽的的面孔印入眼帘,室内的光线似乎一下子明亮了不少,陈煊忍不住心里一颤,赶紧偏过头去不敢再看,想来觉得丢人,自己来自于后世,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可是这样的女子,却是让陈煊难以自己。
  “既然听荷和又陵兄都这般推崇,逸阳的琴艺想必是极好的,难道老夫临离沪也不能听听逸阳的琴艺么?”
  严复也加入到调侃陈煊的行列,于右任和叶仲裕等年轻人也在一边起哄,这下陈煊不敢拒绝了,再拒绝就显得有些矫情了。
  “复老言重了,小子哪敢!既然大家都不嫌弃小子卑鄙,那小子就献丑了!”
  陈煊团团行了一礼,走到钢琴那里坐了下来,试了一下音,一下想起了由弘一法师作词,朴树翻唱的一首歌。
  “今天是欢送复老的日子,小子听得一曲《送别》,也算是些许应景,还请各位指点,也恭祝复老大展宏图,在京城一展抱负!”
  柔缓的节奏随着陈煊灵动的手指跳跃响起,陈煊开口唱了起来。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情千缕,酒一杯,声声离笛吹,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一片静寂,于右任叶仲裕等年轻人还在细细的品味着词中的意境,相老希老复老三个老一辈的已经是泪湿衣衫袖,听荷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更是盯住陈煊。。。。。。
  “好!好一句‘一壶浊酒尽余欢’,煊小子果然不简单,这一首送别道尽了离别之意,难怪又陵兄心心念念的要煊小子弹奏一曲,今日老夫真是不虚此行,来,我敬大家一杯,感谢各位的盛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章鱼小说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章鱼小说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