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三章 杜月笙的第一桶金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原来是吴大哥,吴大哥这是要去哪里发财呢?哟,哥几个也都在呢?”
  杜月笙上前打招呼,那个像螃蟹一样的吴大哥挑衅的看着杜月笙,似乎在忌禅什么,没有动手。
  陈煊刚想上前,却被孙志恒拉住,孙志恒摇了摇头。
  “这是他们青帮的家务事,外人不好插手的,而且就算打起来那几个青瓜也不是阿生的个。”
  姓吴的青年又深深的看了杜月笙一眼,摇摇摆摆的走了。
  “让煊哥看笑话了。”
  三人接着往前走,杜月笙说道。
  “这是咋回事呢?”
  陈煊好奇的问。
  “还能咋回事,帮会里的一滩烂事,黄阿爷(黄金荣)准备让我去接手法租界的赌场,姓吴的认为我抢了他的饭碗,就跟我别上了,不过他也不敢过分,我的老头子(陈世昌)也不是好惹的。”
  “那怎么不教训那王八蛋一顿,爷们三条汉子还怕他那几个歪瓜裂枣?”
  “算了,那王八蛋也有些小背景的,为出一口气惹一身麻烦不值当。”
  “草娘比的,你都不在乎我还管个屁,说说,现在去哪?”
  “咱们先去十六铺,以前落魄的时候还在那边卖个梨呢。。。。。。”
  “噗嗤!”孙志恒在一旁听得笑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陈煊好奇的问。
  “阿生这小子鬼得很,身上一文不名就做起了买卖,赚了钱,还获得不小的名声。”
  “还有这事,说来听听。”
  陈煊更好奇了。
  “有什么好说的,都是些成芝麻烂谷子的事了。那时候刚从杜家村出来,十四岁的小孩能干啥?家里带的那点钱花光以后就没了着落,天桥下也睡过,草棵子里也能撅一宿,半夜冷得瑟瑟发抖,饿极了,就守着各个饭店的潲水桶,捞出来对付对付也就过了,偷鸡摸狗的事也没少干,也没少挨揍。。。。。”
  杜月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声音也略显低沉,眼睛里掠过一丝回忆,陈煊拍了拍他的肩,杜月笙自失的笑了笑。
  “那怎么不去找蛮牛呢,你知道蛮牛在县城的。”
  “怎么没找,那时候本来就是打算来找蛮牛的,还以为上海就像杜家村一样呢,村东头喊一声西边就能听到,没成想到了上海就抓瞎了,找了好几天,身上的十几文钱也花光了,想要回去,连过江的船钱都没有。”
  “那后来呢?”
  “后来我想,大活人总不能让尿给憋死吧,我看到别人卖梨,就去帮别人挑担,叫卖,人家心情好了,就赏我一个半个窝头,心情不好了就踢我一脚叫我滚蛋,嘿嘿!”
  “就这样,我还是很久没吃过饱饭,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喝清水熬过去,饿极了就睡,睡醒了更是饥火难耐,煊哥,你没饿过,不知道那感觉的难受,我宁愿被别人捅一刀也不愿意再体验那种感觉了。”
  透过那没有度数的眼镜镜片,杜月笙眼圈似乎有了一些泪花,他似乎怕被别人看到,微微别过头去。
  三人走得有些累了,便找了一个小酒馆要了些吃食坐了下来。
  “然后你就自个卖梨了?”
  陈煊接着问道,陈煊不想揭别人的伤疤,仅仅是想知道自己的兄弟都经历了些什么。
  “卖梨?哪有那么简单,我身上一文钱也没有,也鼓起勇气去赊欠了几次,但是没有人答应赊给我,一个十四五岁廋不伶仃满身破烂的小孩,谁信你那。”
  三人碰了一杯,杜月笙接着说。
  “后来我看到这些挑担郎进货的货栈每天都会挑一些半坏的梨去喂猪或者扔掉,但是这些梨其实有一些还部分是可以吃的,于是我就守在垃圾场或在养猪场,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将这些坏梨拣了回来,呶!那时候我就住在那里!”
  杜月笙指了指酒馆外小河边上的一所破木桥下面,三人又碰了一杯。
  “梨是拣回来了,可这玩意也卖不出去啊,一个穿着肮脏破烂的那种烂梨谁会买?饿得人也不会喜欢吃水果的,越吃越饿,这事我有经验,就这样兜售了几天我就知道这样下去不行,于是我跑到那家,呶,就是那家人。”
  杜月笙指了指小河边的一户人家。
  “跑到他家偷了一个瓦盆和一把小刀,我把瓦盆在河里洗的干干净净,又把那把小刀在石头上磨得晶莹发亮,再把身上得衣服洗干净晾在河边得石头上,跳进河里老老实实的洗了个澡——那年得夏天可真冷啊!”
  杜月笙小心的抽了抽鼻子,陈孙二人也假装没看见,有时候男人需要的是倾述而不是安慰同情。
  “于是我把拣来的梨削得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残污,把坏掉得部分去掉,将梨切成一瓣一瓣的,每一瓣的大小都一样,又去打了井水,把一瓣瓣梨泡在瓦盆的井水中,既好看又可以防止变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章鱼小说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章鱼小说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